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边桑 博客

借人之智 完善自己 共享快乐 充实生活

 
 
 

日志

 
 

霍日炽部分日记  

2015-12-18 09:32:07|  分类: 浦沅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霍日炽<hrch43@163.com> 11:48:22
2015.8.4 日记:  又见露天电影城里放露天电影,是件新鲜事。我自从湖南“三线”退休回沪,遇到小区每年一次的露天电影,不管什么片子,都会前去重拾—下当年露天电影的感受。因为我曾经当过17年专职电影放映员。在别人眼里,放电影是个“美差”--看电影不要钱。可是有谁知个中的苦啊?回想当年,条件之差,工作之累,实在不能和眼前这位放映师傅相比。我在户外足足放了8年露天电影,历尽千辛万苦。凡是厂内空旷的场地,都曾竖起过露天银幕;隔三差五,放不完的三战:《地雷战《地道战》《南征北战》,看不完的《小兵张嘎》《列宁在十月》……现在,小区露天电影,起先是用两台井岗山35毫米移动式提包机放映(这个机型我在常德浦沅放了将近十年)。一人管两台放映机,不必担心会断片,不会停电。又不要跑片、检片,笃悠悠,老轻松的。如今胶片都是一盒600米的涤纶片,相当于过去的二盒。可放20分钟。涤纶片最大优点是量轻,牢固不易断片。劳动强度减轻了,影片行李少一半,装片次数也减少一半。放映师傅翅起二郎腿在一旁抽烟,根本用不着时刻盯着放映机,关注它的运行。直到散场,也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故。真叫我羨慕死了!
第二年再见他时, 一人单挑,行头轻巧,不见了两台放映机,只有—台播放机和投影机,也不见拷贝(影片胶卷),拨两下电源开关就完事大吉完成任务了。这种神仙过的日子, 我没有等到, 师傅侬好幸福呀!
      今日城里的露天电影,已经找不到往日乡间浓厚的三气:节庆气氛、乡土气息和老幼三代同乐的人气。我怀念当年的露天电影……

上海--霍日炽<hrch43@163.com> 11:49:50
2012.3.16 影映往事:“三缺一”
我做梦都没想过自己能够从生产第一线调到厂工会当专职电影放映员。真的,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在唯出身论时代,电影放映员必须经过严格政审。我不红不黑,属于边缘人物,但加上准岳父(当时我还未结婚)的台湾因素,我显然不是合格人选。不过,我是二把手党委副书记钦点的,又当别论。

我是装配钳工,会画能写,从进厂后即为厂工会的积极分子,经常借调协助宣传委员工作。从车间黑板报到厂部黑板报,主编独揽了近十年。可能正是这些良好表现,所以让我这个编外转正了。

电影放映员是个技术含量较高的特殊职业。它牵涉到机械、电工、美术三方面技能。

机械:要求整机能拆会装。美木:要绘制宣传幻灯片。在不少部队出身的著名画家里,有好几位都曾经当过电影放映员。电工:精通扩音设备的使用和维护。

前二项难不倒我。在这三项中,我是“三缺一”:电工是我的盲区,扩音设备也从未碰过。

其实,组织上也考虑好了,将主管厂广播台的胡桂桃给我当副手。他是电工,精通收音、广播设备维修。有他在场,电器、扩音设备有故障就不怕了。但是,作为放映员,这些问题是绕不过的。电工、无线电这两门课考试不合格是拿不到“放映证”的。所以必须迎着困难上,啃下这块硬骨头!

上海--霍日炽<hrch43@163.com> 11:51:17
2012.3.4  影映往事(3)吐吐苦水
人们以为放映员很风光,但在常德全地区放映员中,我是最差劲、最窝囊的一个。尽管我使出浑身解数,却常常事倍功半,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看电影虽然是大家所爱,但是有些部门并不配合:时常要车没车,要看人脸色。老大一个浦沅厂,在常德是响当当的大单位。我们却取片难,送片亦难。兄弟单位的放映员个个在单位里能呼风唤雨,各部门都积极配合支持。取片派专车,甚至不惜汽油直接派车往返400公里去省电影公司取片。而我们则常常送片没车,要带上扁担挤班车,和小颜两人抬着三四箱影片,风吹日晒,汗水淋漓走几里路到电影公司还片。比农村放映队都不如。没有办法,工会没有车。后来有了摩托车,条件才有所改善。

 

1973年我调任专职电影放映员,到常德市影院和农村放映队实习半年后,在浦沅厂内,和我的团队露天放映了整整8年。

感谢我的合作伙伴:胡桂桃(已故)、黄建忠(已知)、李德英、颜明初、董阿兴、刘少华、胡明星(小司令)、陈才友(司机)、董承森(司机)、小翟(司机)。

1980.7露天电影场建成使用,放映设备从移动提包式放映机更换成固定式仿西德氙灯放映机。苦尽甘来,结束了“流浪”放映的生活。

露天电影场1987年停止使用。现为浦沅退管办,老工人活动室。

1981.12.31浦沅俱乐部新影剧院建成,首映《金鹰》连放二场。

1990.1.28《逍遥剑》是我放映的最后一场电影。此后,我的放映生涯就此打上句号。我在这17年里,大约放映了1500部电影。

 

一年中露天放映有4/1时间都是在雨天中放映的。看的人不爽,对放的人来说,更是灾难!

看电影的人没有什么负担,但放电影的人,负担太沉重了。

一、担心天老爷不合作,中途下雨。二、担心放映设备中途出故障。三、怕断片停机。四、怕损伤影片罚款赔钱。五、怕没顺风车可搭,送片不及时误了下单位的映期。六、担心首轮片排不号。七、担心没有车跑片。

 

1979.4.24法国宽银幕《巴黎圣母院》是在二吨汽车的车厢上架机放映的。先后用这个办法放映,不少于10场。

《放映日志》记录天雨未映:

1980.5.1《冰海沉船》     7.18《     》  

1981.1.31《大李小李和老李》  3.21 《大蓬车》  3.28《叛逆》5.10《疯狂的贵族》中途大雨,我们打着伞放映,不记得是否放完?

6.27《卡桑德拉大桥》10.31《老枪》  11.21《阿诗玛》


上海--霍日炽<hrch43@163.com> 11:52:07
2012.3.3 影映往事(2)统计
当了17年电影专职放映员,放过那些电影,放了多少场电影?以前我说不清。现在我可以说清楚了。因为老胡帮我找回当年自己亲笔记录的《放映日志》了。

遗憾的是中间缺了几年记录,由于放映日记常被公安局(厂保卫科)借去协助破案,被遗失了部分资料。

1990.1.28是我放映最后一场电影。我离开俱乐部后,电影又放映了五年。1994.12.25俱乐部放映最后一场电影,后面再也没有放映记录。

从记录上可以看到,我离开后,小颜继承我的日记风格,而在他走了以后,记录就没有这样认真了。

本子中夹着一页浦沅俱乐部电影放映场次统计,这应是我徒弟颜明初的笔迹。

他的统计1973-1988共1374场,按下列表统计为1390场

1989-1994共611场,1973-1994共2001场

每年能看这么多电影,这是生活在大城市的人难以享受的福气。


2010.04.06自传《日子》:触“电”17年:当了一回“演员” 
  
 先父母安息在奉贤洪庙“永福园”陵院,每逢清明扫墓完毕,都经过电影表演艺术家陈述的纪念雕像,我都向他行注目礼。陈述以演反派角色闻名,最有名的当数《渡江侦察记》中的情报处长。但他的名望与待遇并不相等,令人为他叹不平。想不到,某年某日,我竟穿上他曾穿过的一件西服上装。 某年回沪探亲,当了一回“演员”。准确地说,是当了一回群众演员。时间不记得了,但参加拍摄的电影片名是:《开枪,为他送行》,主演:马晓伟、惠娟艳,一直没有忘记。亲戚和副导演很熟悉,所以片中的群众演员委托他招募。那天,我正好遇上该片拍摄上海音乐厅的那场戏。下午一点钟,我就和十来个充当群众的业余演员进入音乐厅等候。    先是换衣,其实也没换,因为人杂,又没地方放,怕丢了。所以,就把领到的演戏服装穿在身上,里面衣服未脱。我领的是西服,穿在身上不长不短,刚合身。手无意识地插进口袋,发觉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两个字:陈述。巧了,“情报处长”竟然和我一般高,也算是幸会。随后是“搭配”,分配男女对象:你和谁配对,乱点鸳鸯谱。和我配对的是我哥的小姨子,虽说彼此不熟悉,但还是认识的,不尴尬。副导演向大家说明要求:开始拍摄时,一、不要交头接耳,不要讲话,不要东张西望;二、按规定路线、方向正常行走。一直等到晚上发盒饭,还不见动静。盒饭,不论演员还是群众,凡在场每人一份,好象到了“人民公社”。吃好不多久,传来喊声:“大家注意,就要开拍啦!开拍后,勿要讲闲话,按要求做。一、二、三开拍!”我们这些临时凑集起来的乌合之众,便三五成群地从大厅的左右两边石阶从上往下缓步下行,目不敢斜视。大概效果还不错,一遍就“过了”。脱下衣服就拜拜。以后就翘首以待,看看影片中自己的英姿。好不容易,电影上映了,连看了两场,却怎么也找不到片中自己的身影。好歹我这个“电影工作者”也当过一次“演员”,潇洒走一回了。这在电影放映员中,可是十分难得的呀,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上海--霍日炽<hrch43@163.com> 12:01:57
2012.2.5 日记:一个好人走了2。3老伴下班回家告诉我一个不好消息:胡桂桃走了。今天开追悼会。我一惊,他比我大不了几岁,没听说过有什么病痛,怎么一下就走了呢。很遗憾未能送他最后一程。他是一个乐于助人,帮助他人从不图回报,有求必应的大好人。是我的良师益友。我73年从车间一线调到厂工会当专职电影放映员时,胡桂桃是厂部专职负责广播和会务的电工,被指定当我的电气保镖和副手。由于他姓胡,大家都叫他“胡司令”。其实他既不是军人,也没有任何官衔。他对这个雅号也乐于接受。据说他在车间工作爬电杆时,从高空掉下来,大难不死,也没有后遗症,没有造成脑震荡。调到厂部后,添了一名副手,湖南人,也姓胡。大家顺其自然地把他称作“小胡司令”,简称“小司令”。胡桂桃有二个儿子,初中毕业后,先后都进厂当工人。小儿子有歌唱天赋,梦想开演唱会,不知后来开成了没有,返沪后没有见过他。现在该当爹了吧。去年,在新华医院挂号排队,我看见他,模样没大变,头发灰白了。我不肯定是否是他。于是叫了一声“胡桂桃”,看到他在回头找声源,我才上前拍他肩膀:是我。
 左1霍日炽,左2李德英,右1胡桂桃,右2胡夫人。高林俊摄
 左1胡桂桃,2霍日炽,右2浦毅中,右1孙根宝。高林俊摄4、10月两次人民公园聚会,他好象都去了。和李德英—我的放映搭挡坐在一块聊天。想不到今年4。15聚会,他永远不会再参加了。我们还没有好好聊够呀。胡司令走好,我们在天堂再合作。你得有耐心,别催我。想我,就看博客吧。上面有你的照片。

上海--霍日炽<hrch43@163.com> 12:03:19
2011.05.31 “回家”之旅:浦沅俱乐部我还有一个地方想去的就是曾经工作过的露天电影院和浦沅俱乐部。刚到浦沅下车,碰见的第一个人是“哑巴”。他姓什名谁,没有人知道。但作为灌溪当地人,知名度甚高,提到“哑巴”,无人不晓。他和“王宝西”“唐饺儿”是当地三大名人。他可怜的是少个姓。
 哑巴朋友还不少呢。一手握着一个,还和另一位打招呼,挺忙。可惜不能讲话,是个聪明人呀。
 浦沅招待所所长大倪设宴为我们接风。邓波的离退办就在我露天放映房的楼上。
 看到“浦沅”两字格外亲。高林俊摄他见到我象见亲人一样,兴奋得哇哇直叫。还把现在的“当家”拉出来:原来是热区的邹克阳。昔日浦沅的“文化中心”:电影院(能容纳1500观众)、舞厅、大会场,现在的俱乐部已废弃不能使用了。一个小混混把电线剪下卖铜得了百多元,使整个俱乐部的电器设备全部瘫痪报废。当年俱乐部是由苏州建筑公司承建的,电影放映机房是我亲自设计,放映座机是我亲自到上海八一电影机械厂买回来的。想进去再看一眼我的“老伙计”电影机。露天电影院,现在是老工人活动室,底层是棋牌、阅览室,楼上原是电影放映机房,现在是离退办公室。露天观众场上的石凳搬走了,留着老大一片空地不知作何用?边上原有的游泳池肯定也没有了。我还有当年拍下的一张照片。夏天,这里便是人群扎堆的热点。
 当年修建游泳池,陈励青、余志章在工地视察。
 这里你还能认出那些人? 每逢泳池换水,我们俱乐部全班人马倾巢而出,赤足下池,清洗绿苔到天亮。我没有“近水楼台先得月”,至今还是“干鸭子”。近日,女儿高兴地告诉我:她自费学了3节游泳课后,就能水下换气独自游,到第4节课已经敢穿越深水区了。这是给她儿子“逼”的,儿子学泳的认真,为她作出榜样。她终于可以自豪地说:儿子,妈也学会了。教练夸她“有天赋”,可以提前“毕业”了(后面还有6节课呢)。
 妈妈在培养了儿子的同时,也培养了自己,和儿子一块成长。儿子学吹拉号,妈妈也跟着学五线谱,督促儿子练习。成了“多才多艺”的称职母亲。这种种付出得到回报,值。明天是“六一”儿童节,想起辛苦的学子羊羊。哦,跑题了。

上海--霍日炽<hrch43@163.com> 12:04:40
2011.05.02 “回家”之旅:(4)徒弟的贤内助我曾教过不少“学生”,但真正的徒弟只有一个:放电影的颜明初。他跟我放电影17年,我离开工会后,他还继续在岗。他的放映技术资格和我一样:电影放映技师,相当于中级工程师。我们师徒的考试成绩,总平均分数为93.5分。双双进入常德地区电影放映员前十名,可是在单位里我被等同助工,他等同技术员,其实什么待遇也未享受过。小颜和我一样,从不讲假话,做事认真。跟了我,不仅没有沾过什么光,反而为我分担了不少认错的责任,我对他有愧疚感。我和他还没拍过一张照片。当了17年电影放映员,没留下一张工作照。这一张还是吴蔚若拍的。我清楚记得,这是常德市流动电影放映队在我厂二处食堂广场上放的最后一场露天电影。

 “还乡团”和在常德的老同事在浦沅俱乐部台阶上合影。王筱潘摄 这次回湘,就想亲口对他说声:对不起。感谢他对我工作的支持。幸亏他娶了一位好老婆,扭转了他的人生轨迹,帮助他脱离了工会,换了工作,而且入了党,又有一个聪明的儿子。真不巧,小颜回来办护照去台湾。裴荣将他的手机号用短信发给我,我发短信给他,约他面谈。其时他已回深圳去了。他夫人到招待所来与我会面,谈了他们的近况。儿子在家长完全没有管他的情况下,考上大学,到北京读书,念到大四时,同学都说,再读下去就是“脑子进水了”。他也不和父母通气,便跟着同学一起创业去了。敢作敢为,象他娘,有魄力!谈了一个女朋友,陕西人,父亲在税务局工作。北京买房肯定买不起,姑娘又不想南下,看来这段姻缘很不乐观。我归家后,小颜又用手机与我聊了18分钟。廿多年未见面了,声音未改。我们都感到:人是可以改变的。虽然没有能力改变环境,但可以改变自己。有个贤内助,胜过金山银山。一家三口,人各一方。祝愿他们早日团圆,幸福一生。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