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边桑 博客

借人之智 完善自己 共享快乐 充实生活

 
 
 

日志

 
 

【转载】我国首批全国产化“武陵”牌八吨汽车起重机是我们送出厂的(原创)  

2013-10-12 21:33:49|  分类: 浦沅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这些二十多岁的小青年意气奋发,朝气蓬勃为祖国的三线建设增砖添瓦,谱写青春的人生。

我们浦沅工程机械厂是由上海内迁而来,她坐落于湘西门户常德铁山脚下的樟树湾,清清渐河水将厂区和生活区隔开,横跨渐河的行人桥和公路桥又将生活区与厂区紧相连。新厂房,新工人,沉睡的樟树湾沸腾了,秀丽的铁山脚下一片兴兴向荣的景象。

记得那是一九七四年底(确切时间应为七五年春,我们应是过的桥而不是过的轮渡。因据查益阳一桥是74年12月30日通车)我厂首批四台八吨汽车起重机要出厂,并且有一台急于送北京中央一机部参展,厂部将运送任务交给了我们运输汽车队。但当时我们车队的驾驶员都到济南接地盘车去了,家里只留下才拿到驾驶证不久的我们四个小青年。车队调度潘学忠同志大胆启用我们,将这四台产品车送往省城长沙铁路货车站的任务交给了我们。

这可不是一般的任务,这四台车是全厂领导技术人员二千职工七四全年的心血啊!是用手工敲出来的呀,接到任务后我们做了及其充分的准备工作.....

第二天,我们将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将驾车行驶二百公里,将我厂生产的我国首批“武陵”牌八吨汽车起重机安全地送往省城长沙铁路货车站并装上车皮。

记得那天气好,风和日丽。我们同住一个单身宿舍的三个小青年四点半钟就来到了汽车库,来得太早余福昌还没到,我们就一起去家属宿舍去邀,远远的就看他开了楼梯电灯下楼。来到汽车库我们又将各自驾驶的车辆仔细地检查了一遍。临时队长余福昌一声令下“出发”!我们四人一跃上了车,启动马达,打开车灯,车大灯照耀着前车尾部配重块上浇铸凸出的九个大字“中华人民共和国制造”历历在目。车队按照昨天规定的顺序熊长康走第一,唐爱生排第二,我排第三,队长压阵。五点钟,我们齐(电喇叭)鸣号,(队长不准我们按气喇叭,他说不要影响家属宿舍职工的睡觉)四台产品车一台接一台,缓缓驶出了厂大门。

一切都很顺利,五点半就在常德青年路渡口轮渡过了沅江,六点半车队通过了太子庙,七点半就轮渡过了益阳的枝江,上得渡口停车吃早饭,浦沅厂的同志们益阳渡口可口的大碗猪血汤吗?还有那机器自动包的水饺吗?一百公里的路程一路走来尤其的顺,我们心中的压力减轻了许多,(回忆应该是,七点半过了益阳大桥四人准备去喝大碗猪血汤,可是车要倒下坡二十多米转弯才到猪血店,车停在水饺店边去吃猪血,在猪血店又看不到自己开的车,所以只能都吃了水饺。好像有个驾驶员还去过猪血店,他是否是吃的大碗猪血,就记不清了。)我们每人买二角钱的水饺,囫囵吃了起来,记得我们有个驾驶员哼起了儿歌“我是汽车小司机,小司机“......”蹂的服务员和吃水饺的人都笑了。

早餐后车队继续向前行,但是事情并非想象的那末顺利,车队刚行二公里上坡时,一辆解放牌五吨货车冲下坡来,当年的公路一般只六七米宽,我急忙将车向路边拉去,结果多打了点方向,吊车右前轮陷到了黄土里二十公分,由于是上坡,队长余福昌说自己把车倒出来就行了,我很快把车倒到了公路面上,车队又继续前行,还未行二百公尺,唐爱生驾驶的车与一辆板车接触了,双方争执了十来分钟,好在双方都没有损伤,最后队长余福昌掏了八元钱给板车老乡才摆平了事件。一个多小时,整个车队还没有走出二公里路程,我们如何完成领导和二千职工的寄托,完成运送任务?紧锁眉头的车队长余福昌静下心来,站在路边思索了一会儿说:“同志们!我们一定要安全不误时间将产品车送到长沙装上火车皮,我们将行车顺序调整一下,我走第一台,胡精钢排第二,唐爱生排第三,熊长康排最后,大家都谨慎驾驶,千万别出错。”我们齐声回答“是”。余福昌把自己的车开到最前面,以每小时二十公里的车速,把我们带出了益阳城。

下午一点钟到达宁乡,车队在县城中心十字路口停下准备吃午饭。我们都没有心想吃饭,只想把车安全送到目的地,到长沙也只四十多公里了,到长沙吃饭吧,没有吃中饭又继续赶路。当年的路窄,障碍行人又多,车又笨重,到下午四点半才过湘江大桥,五点多钟才到达长沙铁路货车装车地。到此时我们心中那沉重的大石头才落了地。二百公里路程整整行驶了十一个小时啊!

昨天下午车队调度潘学忠将送车任务交给我们时,那兴奋,那压力,要知道其中有一台还是要送到毛主席身边去的呢。那是四十年的昨天。就是四十年的今天回想起来仍然感受到那兴奋,那压力!那任务之重,那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在准备会议上我们都默默地宣誓;全厂的领导及师傅同志们你们放心吧,我们一定按时安全地将吊车送到省城长沙。我们齐声向调度潘学忠同志说:“保证完成任务!

近四十年过去了,回忆送我厂首批全国产化八吨汽车起重机到长沙的事,那天的情景就会一幕幕浮现在我的眼前,那四台吊车是否又静静停在了汽车库的马路边。当年熊长康.唐爱生以及我同住一个单身宿舍,休息日如果下雨,就会在宿舍里打扑克牌,输了的戴草帽,夹子夹耳朵,钻桌子,一天下来腰酸背痛,比上班还吃力呢。有时还搞上一瓶酒,到食堂里买上几个菜,大伙打平伙......一切都似在眼前,可一切又不在。后来余福昌和爱人都调回了江浙,熊长康和唐爱生去了长沙,几十年来再也没有见过面,不知他们是否和我一样两鬓白发了。时间不能到流,青春年华一去不复返。

难忘的岁月“在那遥远的地方,是我第二个故乡.......”

今天,这里仍然繁衍着回不了上海的支内职工的第二代、第三代......

   相信这里也将会研制出更多的新产品.......

 

 

                                                               作者;原浦沅工程机械厂汽车驾驶员胡精钢

                                                                                                 二0一三年九月十三日


我国首批全国产化“武陵”牌八吨汽车起重机是我们送出厂的 - 影痴老胡--摄影天地 - 影痴老胡我国首批全国产化“武陵”牌八吨汽车起重机是我们送出厂的 - 影痴老胡--摄影天地 - 影痴老胡
    
 

 


我国首批全国产化“武陵”牌八吨汽车起重机是我们送出厂的(原创) - 影痴老胡--摄影天地 - 影痴老胡
 七十年代的浦沅厂生产区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